«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2月3日

此時此刻 劉健威

正視警暴

最近一位廣州朋友來港,他說,香港警察執法的暴力程度,遠遠超越了內地民警──民警也可能在警局內對市民施暴,但他們在公共場所,也不敢像港警那樣濫暴。 過去這五個月,港警變質之快,相信超乎大眾想像──過去四十年,香港警隊不斷進步,執法變得文明有禮;可是在「反送中」運動中,忽然好像變成了另一支隊伍,倒退到七十年代以前──我參加過七十年代的保釣和「反貪污、捉葛柏」運動,除了一九七一年七月七日洋警司威利在維園的保釣示威中帶頭打人,其他示威遊行,警察從來不毆打示威者──拉進警局亦如是。我也曾被捕,經驗是,警察對示威者十分禮貌,甚至尊重,也許他們知道,示威者觸犯法律,是為了公眾利益,有別於一般罪犯。 可是今天 ...

(節錄)全文共62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