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2月2日

文化論政 張澤迅

藝術可以促進社會和解嗎

香港修例風波以來,筆者切身感受到社群之間的裂痕不斷加深。這種隱性分離不但基於各自政治立場的輿論交鋒,也可見於各方陣營的文宣作品,其中文創工作者創作的大量抗爭藝術品較為矚目。 文藝工作者作為社會的持份者,本着藝術創作的熱情和改變社會的願望,從未在社會運動中缺席。從黃色雨衣人的意象創作到盧樂謙的《香港原罪》,作品數不勝數。這些飽含批判精神的作品甚至引起媒體對西九文化區M+博物館是否應該收藏和研究這類視覺文化作品的討論。 M+團隊的忽視與回應 針對楊天帥提議「由香港人創造的無數強而有力的視覺文化作品不應該湮沒於時代洪流」,M+團隊回應拒絕的首要理由是「M+是一所視覺文化博物館,而非歷史博物館」。何慶 ...

(節錄)全文共188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