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29日

花都拈花 高潔

黃:二五仔乎造反乎?

顏色本無意,人心毀譽之。 正黃,是清帝龍袍專用色,誰敢僭越?五代末年,趙匡胤陳橋兵變,部將以黃袍加身,江山便隨他姓矣。《易.坤》中,黃,乃中和之色,以喻內德之美;「發於事業,美之至也」。黃與紅,雞蛋炒番茄,素來是華夏百姓喜慶之色。東漢末年大規模民變,不知哪個造反秀才,吟出「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幾十萬起義農民,黃巾裹頭,遂成「黃巾軍」,中國歷史上以宗教形式組織最勁暴動之一。比法國「黃背心」運動爆發打砸搶,足足早了一千八百多載。 儘管兵燹災衍,為政者對於黃口小兒,倒有種更富人味的態度。蚊虻不吮駒犢血,鷲鳥不噬黃啄雛。《淮南子.氾論》:「古之伐國,不殺黃口,不獲二毛,於今為義, ...

(節錄)全文共78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