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25日

政思故我在 黃裕舜

論道德潔癖

放大圖片
「道德潔癖」這4個字,在過去4個月於不少社經評論及網上討論中出現。 筆者不想再糾結於現時香港局勢,倒是想退一步來探討一下,「道德潔癖」這現象在道德哲學層面上,有何獨特存在價值。 再設問一下,既然這是道德哲學裏的一個老生常談難題,那到底在危機或其他特殊情況下,人們有沒有遵守正常道德規範的義務或必要? 「道德潔癖」的三種 要了解「道德潔癖」的恰當性,我們必須先了解道德潔癖的具體定義,以至其不同的顯現形態(isomorphic types)。筆者認為道德潔癖最接近的英文術語乃是moral prudishness,大致意指一些人的道德審判(moral judgments)致命地忽略了人類基本情感或實際 ...

(節錄)全文共385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