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23日

忽然文化 占飛

招來兩大批評

放大圖片
大衞艾登堡的旁述,初稿由職業編劇執筆,經過資料搜集員找專家fact check(驗證事實),再由他親自編輯及修改,以符合他的風格。有一趟,編劇用了incredible(難以置信)一字,被他刪掉。大衞認為:若片段真的「難以置信」,觀眾自能領會,毋須他明言。若不是名副其實的「難以置信」,如此說即是誇張。大衞有着老派英國人的實事求是和低調,決不誇張。他亦認為,「難以置信」是旁述員的個人意見。旁述員不應站在前台,令觀眾注意自己。 一個字也如此慎重其事,正是大衞艾登堡成功的秘訣。 他二十世紀所拍的大自然生物紀錄片,曾招來兩大批評。其一:太少生物「利他」(altruistic)、和諧共處及「正能量」的畫面 ...

(節錄)全文共74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