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20日

麗都美識 陳頌紅

一隻行李箱的家當

十幾二十歲的時候,全副家當,可以放進一個行李箱中。有什麼事,拿起它就走,再無其他不捨和牽掛。真正做到「瀟瀟灑灑的,給我瀟灑的上機」。 移民美國前,媽媽帶我和妹妹去尖沙咀東急百貨公司買行李箱。那是離開故鄉前的一大驚喜──平時媽媽只會去裕華國貨買東西給我們,那天竟然去東急。雖然,在媽媽式民主之下,我們只能夠在「A或B款」以及「a或b色」裏面無障礙自由選擇,結果我們「自己挑選」了一個藍色和一個淡黃色的大行李箱。我們的世界,通通放進這兩個三十乘二十三吋的箱子中,從香港飛去當時只在電視和電影中見過的美國(題外話:媽媽大概是先知,一早知道將來香港的命運顏色只有藍與黃)。 一直到大學畢業,自己房間中的東西也 ...

(節錄)全文共69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