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18日

政思故我在 黃裕舜

家在人在

放大圖片
過去一個月,身在英倫。充滿嘆息的深秋清風,隨着11月的開展,變成入骨的凜凜寒風。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我在抑鬱的灰色天空下走着孤獨的路,迎面而來的卻是空無一人的小徑,帶我走向未知的終點。 偶然身邊響起令人驚奇的廣東話,卻只聽到對應着現時局勢的無奈及悲憤。難以入口的烤魚薯條及薯蓉、莫名其妙的洗手盤水喉安排(只有一熱一冷的,毫無邏輯型的重口味)、過了10點鐘後便完全關閉的牛津城鎮、白人對華人的冷嘲熱諷及隱形排斥……這些種種都不禁令我想起來到英國這邊讀書超過4年半,都仍然未能適應英國的真正原因。 家的種種…… 這是因為我的家是香港。 家是維多利亞港,乃是從天星小輪碼頭瞭望過去對岸之間的廣闊 ...

(節錄)全文共158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