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18日

麗都美識 陳頌紅

寫什麼才好

從六月中開始,到今天已經五個多月。每一天,都感到日子過得很難;每一天寫稿,都覺得下筆很難。 完全不寫時事,像活在另一個平行時空,太過「堅離地」,不行。寫社會正在發生的事──二十個星期,每星期五、六篇,想說的,都說過了;要抒發的情感,都抒發過了。面對無動於衷的始作俑者,早已喊得聲嘶力竭,失了聲,還有什麼可以說? 為了避免令心情長期沉於谷底,令抑鬱加重,有時候刻意不看手機和新聞。甚至,為了不想跟人討論,連減輕腰背痛的推拿也不敢去做,因為推拿師總是忍不住要評論局勢。很累,身心都已累到一個瀕危點。 哪兒也不想去。躲於家中,讀幾本閒書,寫一些讀後感,奢望能藉此喘息。可是喘息時吸入的空氣,都彷彿有異味,身 ...

(節錄)全文共70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