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16日

Ian Buruma

日本國家隊重用外援是進步象徵

日本橫濱本月初舉行了一場過往只與南非白人有關的比賽,首位擔任南非國家欖球聯盟隊跳羚隊(Springboks)隊長的黑人寇里西為自己的祖國舉起韋柏艾里斯盃。他出生在東開普省一個貧窮的城鎮。曾任跳羚隊隊長的德維利爾斯說,跳羚隊的勝利「令舉國歡騰」,但即使不是南非人,也有理由為此感到高興。 不過在某種程度上,日本勇士之花(Brave Blossoms)隊隊長萊奇(Michael Leitch)更加引人注目。幾周來,出生在一個紐西蘭父親和斐濟母親的家庭的萊奇,成為全世界最與世隔絕、種族也最同質化社會的海報男孩。當然,日本本土血統很難說純正或者單一。惟對絕大多數日本人而言,血統和國籍緊密聯繫在一起,日本 ...

(節錄)全文共178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