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16日

許為天

大學失守 不在今天

放大圖片
執筆之時,看見朋友傳來一張在中大校門寫着「CU入境」的現況,再加上新聞報道中「兵工廠」的製彈練兵,筆者曾經7年學習生活的母校:香港中文大學已在此刻變成了有些人稱謂的暴民大學了,情何以堪。 仇共反中極致外顯 有非教育界的朋友問,為什麼香港的大學生今天會變成這樣呢?我跟他們說,其實「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而香港的大學對本地學生教育的失守,也絕非一朝一夕。筆者這4年來已經多次在本欄中說出香港的大學生在學習及生活成長中的錯失,其中有「鬥頹」:課程後學生打分的「教學評估」主導了教師的教學表現,而教學表現又會是大學教師合約延續的參考。既是如此,遷就學生需要、降低教學及評核要求,便成了大學生「鬥頹」的土壤 ...

(節錄)全文共148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