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1月9日

經濟3.0 曾國平

當老人遇上Facebook再遇上柏拉圖

在大學課堂上,我是個絕對的自由放任主義者。如非學校要求,點名報到這樣老土的事當然不會做;就算學生走堂連連,只在考試當日出現,考得好也就沒所謂了(最怕是那種消失大半個學期、臨急才找我求救的學生,走堂也走得不瀟灑,累己累人)。學生如何稱呼我不太介意,收到沒頭沒尾甚至沒有分段的電郵也處之泰然。 至於學生在課堂上用電腦掃電話,只要沒有製造嘈音,我也當作透明,懶理學生在看什麼玩什麼。教學態度如此「佛系」,只因我相信勉強無幸福,講課有趣有用,學生自會留心;學生神遊太虛,教書的我反而要檢討一下。 進步令人變得愚蠢? 提到學生用電話,我想起一種聽過無數次的批評:年輕人嘛,就是容易「沉迷上網」,一天到晚低頭拿着 ...

(節錄)全文共227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