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30日

北狩錄 陳海昌

夏氏文章

快樂時光容易過,艱難日子有排捱!很快又到登機回港的時候。 不知怎的,離英前幾天,總是惦念着家中幾本沒看完的書。10月3日晚上機,抵港已是4日下午。機沒停定,已有人在手機上看新聞,一把比粗口難聽的聲音宣布通過《禁蒙面法》。想起上機前女兒塞了兩個口罩給我,說可抵禦機艙內的乾燥空氣,我不想用,這刻馬上拿出一個來戴上。 回到家裏,找出書來,沏一壺普洱,看得天昏地暗。生於亂世,閉戶讀書也算是一種取態吧。 中大出版社年前陸續出版的夏氏經典系列,我最關心的是以下幾種: 首先是他與弟弟志清的書信集五卷。很多人提過夏氏兄弟愛看電影,其實二人也愛音樂,尤其是濟安,他不會彈琴,卻曾跟人學樂理,紙上談兵,自己也覺得枯 ...

(節錄)全文共69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