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26日

私募廣角鏡 松仁

內地政府引導基金漸成制度犧牲品

之前本欄談過,內地不少政府引導的基金,目前已經達到4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左右的規模。這麼大筆的國家資金,參考其他國家,例如加拿大、以色列及新加坡等政府產業引導基金,並運用Fund of Fund(FOF)的模式,透過國家資金投資一些優質股權或風投基金,為國家資本獲取回報的同時,也促進產業發展。中國更希望引導社會上各路資本的共同投資,讓政府的出資,透過社會資本有一定的槓桿放大效應,以引導社會上資本按照政府的導向投資特定行業及地區。 然而,政府引導基金至今由於制度的缺陷及政策的僵化,很多引導基金其實與不少社會資本一起陪葬,不但不能做到投資風險分散的主要FOF職能,也同時未能有效引導至產業的發展。 ...

(節錄)全文共103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