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21日

康和健 顧小培

公賑私求

我有一位工業家朋友,他擁有一間工廠。曾經有過一段時期,像他那樣規模的工廠,在香港有不少:工人不多,產品專項。後來大陸開放,很多工廠都搬了上去,又因為地價與工資相較便宜,於是紛紛擴充。他的也沒例外。在他來說,全盛之時有數以千計的僱員;廠房設有員工宿舍,自然也少不了食堂。有一次談話中觸及伙食。他告訴我,廠中儲存了大量的米,足可供應所有人半年以上。我說:何需那麼多?進貨之後如果來不及吃,不就淪為舊米了嗎?他答道,一路消耗,一路補充,保持儲存量,那是必須的,否則可以有缺糧之虞。不過,輪流補上,吃的總是最早的那批。接着解釋:小時候曾遇上饑荒,一家人差不多餓死,虧得族中有人將儲備了的慷慨接濟。「我可不能重 ...

(節錄)全文共98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