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15日

琉璃火 徐詠璇

南亞:家人

兵荒馬亂,硝煙處處,大家這麼近,卻又那麼遠。 忽然看到《明周》一個訪問,一位南亞裔的年輕人,訴說他本來覺得在社會邊緣,格格不入,但這次投入社運,感覺到和大眾走在一起,有了香港人身份認同,更是義無反顧,成了勇武,前線衝(大意這樣吧。太多資訊,已盡力消化,但時間和情緒都應付不來呢)。 噢,印度和巴基斯坦裔,但特區護照,香港永久居民有約二十萬人。這位蒙面下,更覺神秘,但《明周》的視頻中,他的廣東話超流利,比許多本地人還字正腔圓(非華人學廣東話時,是特別注重發音的)。 單是聽他的聲音,你很難想像他是一直不易融入主流的南亞裔朋友,香港這個鬼地方,就是這麼神奇,每一個角落都是故事。 我新認識幾位年輕朋友, ...

(節錄)全文共58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