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12日

無覓處 羅啟鋭

格林尼治的舊夢

長夏懨懨不散,伴着數個月來的血汗淚,每天的高溫,燙炙着一個個青春躁動的少年,瘋狂、孤絕、誓不回頭,兩眼一抹黑,一黑黑到底。 是的,現在的情況,已經是明刀明槍,魚死網破,甚至不是溫水煮青蛙,而是「攬炒田雞」了。 可以的話,我是真的想離開一陣子,譬如重訪我心愛的紐約,在那兒再住上那麼一年半載,反正9月過後,正是東岸最好的季節,紛陳的舊夢,曾經發生在曼赫頓的每一個角落,尤其是我一直迷戀的格林尼治村。 對,永遠青春、反叛、勇武、淘氣、胡思亂想、想做就做的格林尼治村,與時並不共進的「波希米亞——布爾喬亞」大本營,疲憊、節拍、潦倒一代的發源地,格林尼治村,叫人懷念的格林尼治村。 雖然到了今天,衣白漸侵塵, ...

(節錄)全文共96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