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12日

本色 柴人

抹(不)走的創作痕跡

放大圖片
不同的筆,有着不同的本質。畫家用畫筆在畫布所畫下的,自然是為了傳世,渴求不朽;老師用粉筆在黑板所寫的字和畫的圖表,就算再重要再有教育意義,都注定被擦走──粉筆的本質,就是注定消失;事實上,就連粉筆本身,也是注定消失的存在,當它持續被使用,就不斷被削短,最後短到一個「無」的程度……粉筆這一種弔詭特性,吸引了Rita Ackermann。 不是女性主義 Rita Ackermann,1968年生於匈牙利布達佩斯,1989年入讀當地藝術大學,1992年離開出生地,到紐約繼續進修。自此居於紐約,開始藝術創作。 她的作品以繪畫為主。女性的身份,加上畫作又經常以女性的臉容和軀體作描繪對象,於是無可避免地, ...

(節錄)全文共149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