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10日

後不變期 余家強

右派愛國教育集體回憶

放大圖片
雙十節,即使不承認是國慶,中共總要擺擺孫中山出來供奉一下,革命先行者也。孩子不明白十月雙慶,我說:「你當一次紀念訂婚,一次紀念結婚吧。」只不過對象換了人。 提起擺酒,在新界圍村長大的朋友告訴我,以前每逢10月10日有筵席的,大家不分青紅蘿蔔便去,漸漸無得食,漸漸換了主家改在月頭請飲,村民也同樣不分青紅旗幟,繼而手執武器「保家衞國」嗎? 70後是社會骨幹,成長於八十年代,台灣勢力在港開始退卻,但仍很強。現在常說愛國教育不足,吾輩當年倒受潛移默化不少,只不過又是對象不同而已。 含糊其詞 先別說右派學校美術第一課學畫青天白日旗,我讀天主教小學,按理較中立吧,但一來文革餘波,大陸拿不出好文章,二來梵蒂 ...

(節錄)全文共101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