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8日

藝文評論 張敏慧

破鏡未許重圓

放大圖片
南北朝改朝換代,隋軍南下滅陳,陳朝樂昌宮主與徐德言駙馬在紛亂離別之際,把一面銅鏡破成兩半,各存一半,作為他朝相認信物。 幾年後一個元宵節,憑着破鏡拼合,兩人終於重會,卻原來樂昌已被賜給隋朝大臣越國公楊素為妾。楊素了解事情原委,願意成人之美,讓樂昌回到徐德言身邊,夫妻團圓。 家庭離散 1950年,唐滌生先生把這個後世流傳的「破鏡重圓」典故,改編成粵劇,卻賦予另外一個不團圓的結局。 男主角不是越國公楊素,改為大將軍楊越,仍然是個有情有義鐵錚錚的好漢子。他有權有勢,但當昔日破鏡事情大白,就決定仗義還妻,索性好人做到底。前朝徐駙馬感動了,願意讓宮主留下歸將軍,自己帶着兒子退隱江南。 如果介乎好人與壞人 ...

(節錄)全文共99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