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5日

異人獨白 沈一一

以為忘掉哭泣的過程

石排灣徙置區的細房單位大約只有一百二十方呎,我住的,面向東南,每天中午,太陽已經爬上屋頂,室內的光線因而變得幽暗──這種氛圍,竟會成為我這八個半月肺結核療程以來最喜愛的陰霾。 很明顯,我已墮進一個孤獨的深淵,相伴的,只有每次服藥後排出那種令人厭惡的橙色尿液。雖然還有兩個星期才算完成整個療程,我卻因為害怕吞服那種令人惡心的藥丸而選擇「逃醫」,以為這樣便可敷衍過去,一切便會自動結束。 「逃醫」四天後的下午,外面下着滂沱大雨,很配合我享受「自由」的心情,想不到這刻竟然有人輕輕叩門。 門開,隔着鐵閘,只見一位身穿淺藍色護士袍的中年女士正以手帕抹拭臉上的雨水:「我是西營盤診所的護士。」 「你已數天沒來打 ...

(節錄)全文共88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