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2日

非一般翔 翔名生

最後一滴血

73歲的人還可以做什麼?懷着這樣的心情,受好朋友所邀,去看應該是Rambo最後一場戲。 史泰龍令人無法忘記,皆因廣東人會記着「X太濃」。他創造一個電影的角度,也在社會中締造了一個流行現象。37年前的一個傳奇,《第一滴血》開拓了戰爭的反思,在Killing Fields的哀鴻遍野骸骨遍地的悲痛走過來,再看到Rambo所面對的傷痛,然後是《雷霆救兵》中對軍令和人性中的dilemma。三類戰爭題材都在印證一將功成萬骨枯的不變戰爭真理。真理,就是那遙不可及的Carrot & Stick,叫人嚮往,叫人前仆後繼地犧牲奉獻,然而什麼也不是:飛鳥盡,良弓藏。戰爭的過後,還有命的, 只剩自己在面對一生的殘軀, ...

(節錄)全文共68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