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2日

藝文評論 鞠白玉

新主人

放大圖片
繪畫,就是被修飾和想像的生活。 商亮在和她學院派的思維基底抗爭,她將力量與美的極致演化成一種怪誕詼諧並存的氣場,以誇張至極的肌肉身,標致美少年的臉,塑造出一個異空間裏的超級人類。 是進化?是退化?是神化?商亮在「新主人」的系列中,模糊了時間地理的概念,他們屬於一個「虛構」的故事,藝術家邀請我們一起想像──新主人可能包含了宗教、傳說、神話,從無真相的歷史;新主人就是與萬物平起平坐,是野蠻人還是文明人都是一個時間相對論裏,新主人可能是人類與天地抗爭後僅存的碩果,也有可能是多重宇宙另一端裏與仙女野獸共處的智人。 貧窮或富有不在這個新主人的世界裏,階層論與種族論在這世界也失效,只有死亡或永生的討論,在 ...

(節錄)全文共105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