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10月2日

訪談錄 張綺霞

終點站:蚺蛇尖

放大圖片
范寧本身工作不空閒,加上義務工作忙碌,雖然有團隊在幫忙,他坦言連休息和陪伴孩子的時間也不太夠。但他會不斷將自己做的事與家人分享,「小朋友也會明白,有時看到黑白片的病人,會很直接問,那個人是不是快死了?」 有時看到兒子玩殘酷的廝殺遊戲,他也會問:「打死人不痛嗎?死那麼多人好嗎?」兒子想了一想,說:「好吧,我不玩。」他也會問兒子:「有天爸爸死掉了,你會怎樣?」9歲的兒子認真想一下,說:「我會像你所說的,做好自己。要知道自己每天做什麼,知道有沒有意義。」他笑言,可能是自己經常在他面前說類似的話。「生命教育要從小開始,讓他學習接受失敗和失去,鍛煉抗逆能力。從植物、小動物到親人的離去,都是學習過程。」 ...

(節錄)全文共58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