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27日

花都拈花 高潔

城市客田園夢醒乎

《信報》久不久報道「新派農夫」,反璞歸真;新界墾地開荒,種植有機蔬果,羨煞了紛紛擾擾紅塵中人。 中國士大夫,作了幾千年田園夢。田父野叟,韭嫩泉香。蓋茅庵近水邊、荷花二畝養魚池;醒時漁笛,醉後漁歌。金、元相繼入主,蹂躪中原;異種驍雄,猜忌漢人。元人散曲,尤多輕帝王、賤權勢的田園之思。 當今法國人,何嘗不然?30年前巴黎「野草」中文書店,法國東主之一,老早種葡萄去了。城市人大批移居鄉村,愛它生活費低房價廉,是謂「新鄉村人」。1968年知青下放湖北金口,余行囊中一本《宋詞選》;把辛棄疾《西江月》「稻花香裏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背得滾瓜爛熟。誰想到二十一世紀的法國,西南Gironde省,一對退休夫婦 ...

(節錄)全文共72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