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23日

楊庭輝

警方向港人宣戰?

放大圖片
著名哲學家柏拉圖認為,縱然一個國家或一個城市要透過兵戎相見的方式去解決政治分歧,使用武力的持份者也有責任把影響減至最低,例如不可以破壞房屋和蹂躪土地,原因是那些行為只會影響沒有參戰的平民。不過,柏拉圖認為,相關的規範只適用於希臘的內戰,若然希臘與野蠻的外邦人開戰,殲滅他們全族或使他們全族成為奴隸是可以接受的。 時至今日,柏拉圖的戰爭觀一方面被稱讚為限制使用武力範圍奠下重要根基;相反,他允許希臘與別國交戰時發動無差別攻擊,自然受到猛烈批評。筆者以柏拉圖作為引旨,不是為了千篇一律重複學術界對柏拉圖戰爭觀的評價,而是藉此折射出,香港警方近月多次發動傷及平民的無差別攻擊,尤以8.31太子站無差別毆打乘 ...

(節錄)全文共169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