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21日

無覓處 羅啟鋭

琉璃少年

我有兩個小學書友仔:阿祖和差利,幾歲開始便一起闖蕩,深刻而煙遠。 小學的時候,他們倆都住在深水埗李鄭屋邨,那些舊款H形的徙置大廈,現在全港只剩下一幢,大家如珠如寶的石硤尾「美荷樓」。 當然,那時候的徙置區,並沒有「美荷樓」這樣清秀的名字,每座都只是隨便用英文字母來排名:A座、B座、C座……一直排到Z。 不知道這種叫法是誰個笨星發明,也不想想,住在這裏的人,有幾個會說ABC?還要一直說到Z,總是「易Sad」、「易Sad」的,易Sad了一整代。 不過那時候,同學們大都住在李鄭屋邨,呼朋結隊起來,倒也方便,A座來兩個、P座來三個、X座又來一小隊,有點像大雜院文化,一族猴子野起來,還真有點土狼的架勢。 ...

(節錄)全文共84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