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20日

訪談錄 吳雄

「廢青」奇緣

放大圖片
荊培育的太太是空姐,兩人的相識很有趣。太太的父親開洗衣店,荊培育則在附近的影相舖做暑期工,「我不會影相,不是朦了就是把相片給剪歪了。當年,她向老闆投訴我影得不好,結果我被老闆炒魷魚,幸好我拿到她的聯絡方法。」 荊培育說話斯文,當年卻是穿Prada外套的「廢青」,「我絕對是廢青,不會影相,幾個師奶上門要影印,我也手忙腳亂,結果3個人一起起哄,說我招待不周。」他笑着說。這個老實人運氣不錯,起碼認識了現在的太太。「當年她在城市大學讀書,我在理工大學讀書。他父親也是個老實人,洗衣店要關門大吉時,把洗衣機賣出,一般人肯定說都是好機器,他卻一部部講出毛病,讓對方出價,更幫忙修理。」 外父良心洗衣店的故事, ...

(節錄)全文共43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