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18日

北狩錄 劉偉聰

語不驚人死不休喎(下)

黨國喉舌既厚誣今人,卻也不曾輕輕放過古人。本報林先生自是今人,筆底恒有風雷,既揭出抗爭者未嘗拖累經濟,黨報自是誣之而後快,遂故作無根之驚人語,識者見笑,然黨報引老杜的詩,我自想起郭老的文。 郭老是郭沫若,天資高,脊椎軟,新詩、卜辭、金文、石鼓文、古史、古社會以至法書蘭亭序,歇斯底里,飛揚跋扈之餘,總難掩其創獲。但郭老筆下飛快,常欠推敲,缺乏「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能耐,為黨為毛,卻好作驚人之語。1971年,舉國猶狂,萬馬齊瘖,郭老卻得毛獨厚,刊出《李白與杜甫》一卷,崇李抑杜,誠文壇學苑辨識風向的頭等大事。書上〈杜甫的階級意識〉一章,給老杜《三吏》《三別》各賦新解,為的是將老杜寫成是「為地主階級、統 ...

(節錄)全文共59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