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17日

琉璃火 徐詠璇

不易居

也分不清是不是追月了,這裏那裏殺氣騰騰的,也有刀光: 有人倒在地上,被立即圍毆,穿白衣的,或者黑衣的、灰衣的、綠衣的;網上,有無數留言叫好,說痛快,說治癒……被打的,據說是黃絲,或者藍絲。召警,警察來了,更亂。 一對朋友夫婦,大半生為香港努力貢獻,現在在家貽養天年,與世無爭。上星期他們在電視看到,家附近的港鐵站暴力衝突,嚇得血壓上升,徹夜難眠,跟着幾天都不敢離家,就算不看電視也心悸激動。 醫生惟有叫他們暫時離開香港,避一避,他們哽咽着打電話告訴我,約好的聚會要取消了,他們要匆匆離港:「希望只是短暫的,盡快回來,帶的衣物不多。」 我覺得有點難過,有點歉意。香港,不易居了。 誰都抱怨沒自由,大壓力 ...

(節錄)全文共55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