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16日

此時此刻 劉健威

非理性行為

上周遮打花園集會,我進入中環站時,一個年輕人拉着閘機鐵棒,讓我不用「拍卡」就走進乘車範圍。 我走過去了。可是,我在另一個閘機拍了卡。 我不認同「跳閘」,儘管民間記者招待會上有人發言,指拆閘、跳閘不是為了慳錢或洩憤,而是向「黨鐵」抗議。 抗議有一萬種方法,為什麼要跳閘——說不是為了慳錢,但客觀上跳閘者慳了錢,有了利益轇轕,未免予人口實,令運動變得侷促了。 這也破壞了港人一向廉潔守法的傳統。 更不認同的是,衝擊警察宿舍,提出「禍必及妻兒」的口號。 一人做事一人當,禍及家人,是很野蠻的想法;這只是顯示出部分示威者懦弱、欺善怕惡的一面。 設身處地,要是警察不單虐打和逮捕示威者,同時還會去干擾他們的家人 ...

(節錄)全文共64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