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11日

此時此刻 劉健威

爛泥摔角手

台灣作家陳映真因左傾獲罪,七十年代中,他出獄不久,我去探望他。 帶着一身理想主義光芒的人物,簡單一句說話,就展露出講者的胸襟,讓聽者為之豁然開朗,眼前看到的是亮麗、遼闊的人文風景—— 是同行朋友說起某人某事,陳映真斬釘截鐵地說:「我不管別人的私德。」話題戛然而止。 這就是每個人胸襟的差異,對陳映真而言,國際上、台灣本土的政治問題那麼多——人權、民主、法治、自由、公義……等問題都迫在眉睫,要應對、抗爭都來不及,哪裏有空管得了某人的私德? 更關鍵的是,着眼某人私德,解決得了社會和集體問題嗎?會不會因小失大? 一個社會運動,參與、牽涉的人數以百萬計,每個人的性格、修養、價值觀都不一樣,誰都管不了個別 ...

(節錄)全文共64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