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11日

忘憂一刻 陳三澄

負責任

雖然Kit只是賺錢買花戴,但她對工作還是挺熱心的。我所指的是認識了她十多年,她從不射波。就算晚上和我和輝記玩到兩三點,他們第二天早上仍然能夠8時正坐在位置上。 我為何要提起?原因是Kit和Bibiana的不和源於射波開始。當年她們兩個是互相back up的,而且都report給Philip。當Bibiana前一晚飲大咗,第二天早上射波,時常要Kit來頂。 頂得多,Kit開始抱怨,但抱怨之下,Kit覺得Philip有偏幫Bibiana之嫌。而作為一個有錢女,我更正是一個超級有錢女,雖然是打工,但也嚥不下這口氣。累積埋怨幾次以後,Kit不是向人事部投訴,而是向總行投訴。用一個weekend的時間, ...

(節錄)全文共69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