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9日

食家講場 謝嫣薇

美食的詩意

放大圖片
據說當年張大千學畫畫時,老師一開始是沒教他怎麼畫畫,只是教他吟詩。直到有一天,他吟詩之際浮現了強烈的意境(詩的體會),老師才教他保持那意境,從這個意境中有感而畫畫。這個所謂的「保持意境」,在禪宗就叫「保任」,它的難度是:你一執,意境就會躲開;你一捨,它也會消失。要若有若無、不執不捨的定於意境,才能「保任」。 這是畫的詩意。但凡藝術都是詩,都有詩。即便是放滿一桌的新鮮蔬菜,那生鮮斑斕的色澤,已是一幅靜物畫般好看。 美食與詩,無異是一脈相承。而關於「做菜的詩意」,聽起來浪漫,但捉摸起來虛無縹緲,實踐起來無法刻意,只能靠天分。說起來曾經在美食裏體會過這麼一回盪氣迴腸的詩意,必須從去年的莫斯科秋天說起 ...

(節錄)全文共112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