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7日

鈴感日記 金鈴

燃燒中的輕柔

記得,我曾到過日本關西的高野山,不為爬山,非為拜佛,只為了靜思。山上五十多間寺院,大部分開放給善信和遊客入住,幽谷山林,紅葉黃杉。老舊磚舍,在此間隱居了幾個世紀?古杉成林,與村莊相依多少個深秋? 火車漸進,人煙漸少,在深山荒嶺只有密林守護,彷彿不容半點文明。奇怪,竟然會有人在1200年前開始興建寺院,後人更爭相仿效,一氣連成全日本最密不可分的佛寺集散地。談到高野山,必先了解開闢高野山壇上伽藍的空海,也就是弘法大師。空海,西元774年生於日本,是地方貴族,30歲隨同遣唐使前往中國長安修研佛法。其後他攜帶了珍貴的密宗佛經回到日本,來到高野山開山建寺。 這兒有馬路有醫院有小店,在古剎簇擁下,維持起居 ...

(節錄)全文共62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