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6日

訪談錄 吳雄

香港唯一女吹糖師鍾彩雲 笑嘻嘻說辛酸史

放大圖片
「吹波波,笑呵呵,有得食,有得玩!」香港唯一女吹糖師鍾彩雲,人稱「糖姨」,拖着木箱子走遍港九新界的戲棚,以維肖維妙的「吹糖公仔」,為大人小孩們帶來廉價的歡樂,「十幾二十元就全家笑呵呵!」她笑瞇瞇地說。 20元就有一個麥芽糖公仔和一支可吹脹的麥芽糖,有得食有得吹,顧客固然歡樂,但糖姨背後辛酸又有誰知?這一行很少女性,皆因製作過程艱苦,一不小心燙得手指起泡,一天工作10多小時,每7天申請一個「臨時牌」。聽者尚且眉頭皺,難得糖姨還是笑嘻嘻。 年逾六十的糖姨20年前入行,師父是自己的親叔,對於這門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統手藝,師父當年也坦白相告:「這手藝餓你不死,也發不到達,總算凍起來有爛棉胎蓋吧!」 ...

(節錄)全文共269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