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9月2日

生命通識 羅啟鋭

青澀的月亮

接連幾天的早上,都下着細雨,人在淅瀝淅瀝的雨聲中醒來,心情好像比較愉快,月來發生在這個城市的血淋淋的事情,也彷彿可以暫時按下不想。 不想知,不想理,不想猜,不想憂心,不想憤怒,不想悲傷,只想好好地享受雨中清晨下床前,那寧靜的五分鐘。 我的睡房朝東,於盛夏的時候,初升的太陽,才清晨五六點,已經火辣得驚人,狠狠地穿過窗簾腳,刺射進來,雖然只有半分高,卻有接近五尺闊,金光奪目,鋒利得讓我想起魯迅的《鑄劍》,少年眉間尺從背後颼地拔出、自斬首級的那柄青色的利劍。 雲邊的金光 太陽升起的速度,永遠比你想像中快,這窗簾腳下的金光,只有那麼一分半分鐘的光景,便驟然地無影無蹤;但也正因為它快,那金光也就更像一道 ...

(節錄)全文共90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