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31日

小說港 余家強

縛雞行

放大圖片
壹 暑假最後一天,眾人聚集到佛狸在大學附近租住的村屋。小宗努力翻報紙,撇除逆權運動,今日最轟動新聞是〈中文系講師內地嫖妓玩SM遭行政拘留〉。小宗就讀宗教系,但同屬文學院,甚關心。兩女生──長髮心心和短髮護生更加吱吱喳喳,談個不停。 佛系(當然沒此學系)的佛狸卻茫然對着手機,平時他甚少用手機,絕不沉迷。於是小宗察覺奇怪,問道:「有事麼?」 佛狸道:「某教授傳來短訊。」 空氣剎那間都靜下。某教授,即前中文系副教授劉茂,本來暱稱茂教授,曾與四人交手(見〈佛系推理:祖兄之死〉),由於太敏感,此後四人談起習慣一音之轉,叫他「某教授」。 「哦?他寫什麼?」其中以小宗牽連至大,忍不住緊張起來。 佛狸搖頭道: ...

(節錄)全文共199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