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30日

此時此刻 劉健威

我有一個夢

朋友知道我從加拿大回來,在臉書留言:「怎麼這麼快回來?這裏如人間煉獄,人禍處處,實在不該在這時候回來。」 煉獄,是誇張了一點;可以想像的是,香港人在這兩個多月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政治壓力,大家的心情都沉重得很。 遠離香港,無疑可卸掉點壓力;但只要對這城市有所認同,壓力不會因空間改變而消失。 十天在溫哥華怎麼過呢?這也是很特殊的經驗。 我住在市區,你難以想像的是——幾乎每天,有時早至清晨三四時,就被遠遠近近,一陣又一陣「哇、哇、哇」的淒厲叫聲吵醒了,這些聲音一直延續到天亮。 那是海鷗的叫聲,之叫得那麼驚心動魄,因為牠們在保護自己的孩子——這時正有其他海鷗入侵,要吃掉牠們的孩子。 現在海鷗恐怕要改改名 ...

(節錄)全文共64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