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29日

女播天下 羅若安

藍色變調

上星期寫了〈藍色的憂鬱〉,從朋友處聽到更多「藍絲變調」的故事。所謂變調,不是藍變黃,而是因為害怕「攬炒」,預先自我調色。其中兩位朋友的變化較特別,值得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個朋友是個生意人,小時候隨家人從內地移居香港,讀的是左校,拿的是特區護照,屬於堅貞的愛國分子。前陣子,示威者塗污中聯辦的國徽、丟國旗下海,都深深刺痛了他的心。他最不恥「戀殖」,每當看見港英旗幟在遊行隊伍裏飄揚,必定破口大罵,要是看見米字旗,甚或是星條旗,更會氣得要殺要剮的。如此熱愛祖國的人,竟然想移民。問他原因,他倒坦白,除了怪罪年輕人搞亂香港之外,令他生起出走念頭,是因為擔心中國經濟快要「爆煲」。春江水暖鴨先知,生意人的嗅 ...

(節錄)全文共92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