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27日

鈴感日記 金鈴

所謂黑色

我天生對顏色敏感,亦存在強烈喜惡。因此,無論我寫的文章,我影的相,都有着對顏色的感念。藝術家對顏色有興趣,物理學家也對顏色覺得好奇。 對物理學家來說,顏色並不存在於物體的本質當中,而是在觀看者的眼中。所謂顏色,是由物體發射或反射出來某種頻率的光,只是一種感覺。 大紅花將某些頻率的光映入我們眼中,所以我們看到它是紅色,至於這些頻率的光,是否真的被感受成各種顏色,卻取決於每個人的眼和腦;主觀感知和智慧認知。我們從理性科學中學懂,將所有色光加在一起,會成為白光。同樣,黑色也不是顏色:它,只是缺乏光。 有時候,磨光的表面,也會看起來像黑色的。舉例:磨得極之光亮的刀片,它的鋒口雖然不是黑色,但如果把它們 ...

(節錄)全文共563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