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27日

酒食浪遊 劉群章

梵高的感情拐杖

放大圖片
一個非常大風、天色灰暗的星期六,晨早坐巴士去Tate Britain博物館,「梵高在英國」展覽開放了四個多月,還有兩天就要結束。遲遲不去看梵高展,第一怕趁熱鬧,凡是人潮泛濫的地方,我總會避之則吉;而且梵高與我沒有淵源。知道他是名畫家,那幾幅為人熟悉的作品:自畫像、滿天星之夜、向日葵、Arles的睡房……我都認識,卻沒有深厚感情。 梵高的畫獨特在哪?總不能說他的作品與眾不同,因為他有精神病或自殺早死。我這個喜歡藝術的普通人,既沒有讀過藝術史,也沒有特別浸淫於任何一個主義派別的畫作,印象派、後印象派、野獸派……我都不大了了。喜歡某些畫家通常是感情因素,繼而熟悉他們的作品,譬如Paul Klee、H ...

(節錄)全文共137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