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20日

此時此刻 劉健威

香港過了一險關

人在溫哥華,心在香港——因為時差,半夜裏起床數次,從網上看星期日的流水大遊行。 還好,「一宿無話」,令人放下心來;卻令我對香港時局有了另一番體悟。 多少人上街遊行,都改變不了中央對香港問題的決定,說到底,這是中美博弈的一個賭局。 現在關鍵早已不是「送中」問題。促使大批解放軍或武警在深圳集結的,不是「送中」問題,而是美國參眾兩院有可能在九月通過的《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大家可以想像,以中國人要面子性格,絕對不可能接受法案將《香港關係法》以香港二○二○實現雙普選作為延續條件;與其到時被動作決定,中共寧可採取主動——結集大軍,確有收回香港自治權,提早實施一國一制打算。 這從近日國內指名批評陳方安生、 ...

(節錄)全文共63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