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19日

麗都美識 陳頌紅

獨裁者之手

我不是左撇子。寫字、拿筷子、按電話號碼等,從小到大都用右手。但每當翻書、拿水杯、提重物、開瓶蓋、拉抽屜、開關燈、扭水龍頭、按升降機樓層,或者跟朋友揮手,則慣用左手。 尤其是拿重物和喝東西。如果用右手提重物,不到一兩分鐘就感到累。反而用左手時,忍耐力會高許多。拿杯子更是固執地要用左手。跟丈夫還在拍拖初期,他常常好心把咖啡、奶茶放在我的右邊,我每次都要把杯子移回左邊。總覺得用左手拿杯子喝東西,尤其是咖啡、奶茶和酒,才能嗅到當中的香味。以右手拿杯子,沒那麼好喝。 若根據美國路易斯維爾大學心理學家Keith Lyle和政治科學家Michael Grillo的研究,從我用手習慣來看,我欠缺成為獨裁者的潛 ...

(節錄)全文共70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