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17日

異人獨白 沈一一

太有規律的工作節奏

第二天,我拖着疼痛的身軀回到瑪麗醫院K18,向護士說明來意;坐下不久,當值醫生很快已前來察看我的造口。 「的確有點微腫,但又未至於發炎。」醫生端詳一會:「嗯,我先給你開點抗生素吧。」 醫生寫下藥單,臨走前,還微笑向我補充一句:「記着,要吃完整個療程。」 「拿着藥單,到S座的藥劑部取藥吧。」護士把印好的藥單交給我:「別擔心,七天藥,每天一粒,不算難吃!」 其實,我沒有擔心抗生素是否難吃,因為我曾吃過更加難吃的藥,療程還足有九個月之多…… 一九八五年,我掬着那張成績還算不錯的「香港中學會考證書」,很快便找到一家夜校報讀預科,原以為只需兩年時間,便可踏上大學之路;可是,對一個日間必須工作賺取生計、晚 ...

(節錄)全文共88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