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16日

訪談錄 張綺霞

不洗走紋身

放大圖片
如今鄭明輝在香港戒毒會服務,成為幫助他人的社工,碰上吸毒者,同樣喜歡問那條「你覺得人生有什麼遺憾」的問題。雖然他們未必能立刻給出答案,但他相信這會成為他們思考的種子。「加上其他際遇,可能就會發芽。」 戒毒者也可成為社工,他的故事鼓舞了其他人,而他幫助的一些戒毒者也到石鼓洲或其他社區中心工作,讓他很欣慰。但他也承認,戒毒人士在求職時阻力不少,尤其是吸毒者通常都有案底,看到需要申報犯罪紀錄時已經退縮,而且身上的紋身等標記,也會遭受異樣目光。 社會歧視 以他自己為例,讀完大學之後其他同學馬上可以成為註冊社工,而他則要先取得犯罪紀錄,等了大約半年文件齊備去面試,也要面試了兩次才成功。 他也曾想洗走紋身 ...

(節錄)全文共43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