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14日

但看楓景 章可怡

香港人好相處

在朋友的後園派對遇一講粵語、約五十來歲的「老兄」,他的粵語口音雖重卻說得流利,想到也讓我來練習下久未使用的國語,沒用,他照講他口音很重的粵語。閒談間知他來加已二十多年,從事機械工程行業,自報來歷:在中國有工程師資格,但專業上的英文不夠精確,不能獨當一面,當技工則綽綽有餘,且得重用,很滿意。 聊(內容「譯」成白話文)下去,續自報:他的語文能力不行,粵語講了二十多年,還是讓人一聽就知是外江佬,我說:「來往多是國語人,不出奇的。」 「不,基本上我的朋友是香港人居多。」 「公司同事呢?」 「什麼人都有,都講英文。」 他又自報為什麼朋友多是香港人。 「初交往,不明白,香港人不也是中國人嗎,怎與香港人交往 ...

(節錄)全文共62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