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13日

麗都美識 陳頌紅

小鬼知錯

當人與人之間充滿敵視,當朋友和朋友的感情全部需要重新評估,卡通片裏面的世界,叫人特別嚮往。 星期六黃昏、星期天早上,都是我的卡通治療時間:《妖怪手錶》、《櫻桃小丸子》、《四月是你的謊言》,以及最近的《Kawaii木乃伊》,都愛。 數來數去,這些年喜歡的卡通片,皆來自日本。罵我哈日也要說,日本卡通片,即使故事背後有寓意,卻從不突兀。比韓國《小火車迪迪寶》、內地《喜羊羊與灰太郎》,或者法國《麗莎和卡斯帕》,經常家長式地說道理,教育意義畫公仔畫出腸,高明得多。 日本卡通,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主角處理一件小事的手法,已經暗暗地滲透人生哲理。不必嘮嘮叨叨,不必開宗明義要人知道「這個故事教訓我們什麼」,總之 ...

(節錄)全文共70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