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12日

千膚所指 侯鈞翔醫生

等候醫生的蠟筆小新

放大圖片
立新每次來覆診都令大家頭痛不已。他曾哭訴我的頭燈太亮,白袍太駭人,皮膚海報太恐怖。每次父母帶他來做足部疣冷凍治療,特別喜歡辯論。童言無忌,辯才鬼馬,往往出其不意令人無言以對。這次在外等了一段時間,送了一張字條給我,像scrabble一樣,打橫是「時候到了」,打豎是「等候XX醫生」。 我看了看:「那麼我是候XX了?」立新噘嘴藐我一下。太好了!我找到反擊的機會了。「我姓侯。」我更正他:「你送一豎給我,是怕我不夠樹(豎)木吧?」他呆了一下,然後不着邊際找話題,誓死延遲做冷凍治療。「小新,」我常懷疑,這個乳名是否錯了,因為他很可能role model蠟筆小新,我嚴正地說:「其實你知道,不做冷凍,你是不 ...

(節錄)全文共81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