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10日

異人獨白 沈一一

讓痛在時間的縫隙溜走

這路,很長。 平日從田灣住處步行至香港仔,大約只需十分鐘,可是,手術後的痛楚,過了三天仍像鐵索般緊纏兩腳,每踏前半步也須停歇一下,才可稍為紓緩腹部和鼠蹊的劇痛。從家中走到樓下,已是一段漫長之旅,再乘小巴往香港仔,下車後再走一段路,才可到達賽馬會診所,差不多已花了個半小時。 此刻,頭上熱毒的太陽把路人烘得焦灼,我卻覺得有點涼意,仍須穿上一件長袖毛衣。自從得病後,身體已消耗不少皮下脂肪,每天過着這種「只覺冷、不覺熱」的生活。 好不容易,終於爬過診所門前的一段石級,只見候診大堂數排長椅早已坐滿包紮傷口的人,不論頭、眼、手、腳,應該與我一樣,都是前來清洗傷口的。交了診金,拿過籌號,也好不容易,終於找到 ...

(節錄)全文共84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