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9年8月9日

毋枉管 張總

西方文化的物質性

錢穆在上世紀六十年代談「從中西歷史看盛衰興亡」,指出西方文化是外傾性,傾向於求在外表現,這表現在物質形象上,使人不得不受其感染,力量相當大,但缺點是,一旦成形不容易再改,此文化之物質形象化,到達一個限度,衰象便隨之而起,而且不容易再盛。 西方歷史由巴比侖、埃及、希臘、羅馬到中古時代,文化都存在如金字塔和各項遺物,沒有這些遺物,文化都無存了。 轉到近代,若去參觀英國的倫敦、法國的巴黎、意大利的羅馬、美國的華盛頓和紐約,瞻仰到西敏寺、白金漢宮、國會、凱旋門、拿破崙墓及古羅馬遺蹟,莫不肅然起敬。同時物質形象亦已定形,極難追隨新歷史的無窮演變而前進,歐洲人的精神被困惑住、新生命不易再發展,於是生機衰落 ...

(節錄)全文共566字